MT4外汇平台
比特蓝鲸创始人陈雷:Filecoin成搅动全球热点 谨 - MT4_MT5系统出租|出售|出租_CRM源码|主标|白标_外汇平台|风控插件|搭建_LMMT科技外汇平台搭建服务商
新闻
比特蓝鲸创始人陈雷:Filecoin成搅动全球热点 谨

8月2日,由金色财经主办,阿里云、中科云创、99Ex、Asproex、热币、ChainUP、金色算力云首席合作的共为·创新者大会在郑州希尔顿酒店隆重开幕。本次大会以“助力区块链创新者的超级进化”为主题,围绕创新、创新原力等话题,共话区块链新风口趋势,赋能区块链生态创新。

在大会现场,比特蓝鲸创始人、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秘书长陈雷表示,矿业的新势力与新竞争将让矿业集中化加速,理由包括:政策层面,政府推动合力,大资金支持,新疆、内蒙古、四川均形成大规模集中连片矿场;算力层面,单位投入持续推高,利润降低,中小玩家退出,矿工总数减少,算力将继续集中;商家层面,矿机、矿池、矿场等供应商、服务商竞争加剧,兼并整合与退出将成为常态。用户层面,行业总设备台数、总用电量的减少,将加快末端淘汰,从业者集中化加速。

会后,金色财经对话陈雷,就矿业发展新趋势等行业发展重点问题进行探讨。

陈雷表示从18年、19年到现在入场的矿工来看,其实大部分都过得比较艰难。矿工无非就是看入场成本,只要你是从高位进来的,大部分都比较难。后续能不能坚持住,要看整个现金流和风控把握。从312大跌到减半,很多矿工可能在这两个阶段就已经坚持不住了。我相信312大跌和mt4清算桥减半这两个周期会产生一个非常大的挤出效应,对矿工而言,只要把握不了自己的现金流,可能很多会被迫离场。

今年已经很明显,挖矿的利润越来越少,机器的单价越来越高,同时新机器都进入7纳米、8纳米的时代,机器本身对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所有这些角度都能看到整个矿场越来越要求要优中选优,特别要强调服务。

以下为访谈实录:

金色财经:首先请您简单分享一下比特蓝鲸和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的发展情况,重要的发展节点有哪些?

陈雷:比特蓝鲸是由我创始发起的一个挖矿行业的综合服务商,我们进入行业满打满算有6年了,可能最近3年大家对我们会更熟悉一些。我们目前在国内有5个矿场,3个是自建的,另外2个是和别人共建的。目前为行业服务的矿机累积超过40万台。

我们是比特大陆唯一一家矿场战略合作伙伴。我们服务的客户主要有三种:一种是国内主要的厂商,第二种是包括云算力平台在内的国内比较大的挖矿平台和渠道商;第三种就是直接把资金给我们的资方,比如高净值的投资人和上市公司等。第三种服务客户一般是矿产矿机都会投,前面两类客户主要是托管服务。

另外,沿着这条线,我们也有一些衍生的服务。比如说比较常见的借贷,然后我们也是最早尝试做矿机抵押贷的,当然主要是对我们自己的客户,因为我们自己能把握自己的矿场。

说到北大区块链俱乐部,是我个人和北大另外几个师兄师姐在2018年初发起的,我个人现在是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的秘书长,也是社群组织的负责人。这个俱乐部是注册在北大校友会下面的二级社团组织,是目前行业内较大的高校校友区块链行业社区,其中有孔剑平、孙宇晨等,也有很多从事技术开发的人员。

这个社群是公益性质的,主要是促进校友间的交流,促进校友圈和整个行业的交流,也在区块链生态应用落地和合规这两个方向上做一些贡献。比如通过产学研管的通道,和校方、研究机构、管理方,比如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及工信部的两个实验室等产生一些联系,做一些贡献。

金色财经:您提到比特蓝鲸现在有5个矿场,具体的地点是在哪里?

陈雷:mt4跟单系统新疆、内蒙、云南,这些地方的矿场都是自建的。另外,四川我们现在有两个点,有部分还参与了水电消纳园区。总体来说,主要是在新疆和内蒙比较多,这两个地方加在一起有25万的负荷。我们在哈萨克也投了一部分,但是因为今年疫情,哈萨克投的矿场现在处于一个半停工的状态。

金色财经:今年上半年确实因为疫情、减半等因素矿圈生活比较艰难,现在矿业内部的发展情况如何?大家都在重点关注的领域有哪些?

陈雷:要分两个从业群体,一个是我们这种服务商角色,其实更多的是矿场。还有一些其他的服务商,咨询、借贷、金融服务这些。另外一个群体是矿工,有时候会有重叠,所以我们分一下类再聊。

从18年、19年到现在入场的矿工来看,其实大部分都过得比较艰难。矿工无非就是看入场成本,只要你是从高位进来的,大部分都比较难。后续能不能坚持住,要看整个现金流和风控把握。从312大跌到减半,很多矿工可能在这两个阶段就已经坚持不住了。我相信312大跌和减半这两个周期会产生一个非常大的挤出效应,对矿工而言,只要把握不了自己的现金流,可能很多会被迫离场。

矿场这部分,18年开始了大规模的矿场建设,到19年,我们看到整个行业矿场已经从供不应求变成了过剩状态了。因为它伴随的是老机器的逐步退出,新机器进入又不需要那么多电,再加上19年到现在,整个厂商都采取比较保守的策略,新机器的产能和整个交付的新机量也不高,所以就造成了矿场扩张完之后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。

在这个时候,我们还是要说,虽然矿场过剩,但是好矿场不过剩,可以说好矿场仍旧稀缺mt4出售。因为好的矿场要考验供电稳定,现场硬件建设的稳定,同时又非常考验矿场服务团队的能力。

我认为到今年已经很明显,挖矿的利润越来越少,机器的单价越来越高,同时新机器都进入7纳米、8纳米的时代,机器本身对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所有这些角度都能看到整个矿场越来越要求要优中选优,特别要强调服务。

所以我觉得矿场也出现一个很明显的两极分化,就是比较差的矿场在拉低行业的整个价格,它可能还会继续过得很难。好的矿场综合保障能力比较强,算力稳定度比较高,服务手段比较多肯定还是能过得比较好,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。

说到我们自己,我们也比较难,因为我们去年进行了大规模的矿场的扩建。但我们坚持了一些高于行业水准的服务标准,比如说约定的算力的稳定度、长期坏损率指标、供电稳定承诺等,出了问题我们是包赔付的。今年整个西北我相信保留机器最多,没有搬去丰水的,我们应该排在前列。有数万台矿机选择留下来,留在我们矿场,没有去丰水,这也是对我们的一个肯定。

其实今年的丰水还能维持住,有一些困难,但还不是最困难的时候。我们还要看今年丰枯周期之后的情况,因为今年很多丰水矿场,跟上游有的供电协议,是要把电给用掉,但明年它不一定会或不一定有机会再继续这样签了。所以我想今年到明年还是一个继续淘汰的过程。可能今年到明年矿场离场会变得更常见。当然这一切都有一个更重要的前提,就是BTC的价格,如果行情好,那我们说了很多困难就不是困难了。

我们自己经历了太多次的涨涨跌跌,所以我们的工作是基于比特币不涨去做的,我们的预计也会尽量地谨慎一点,也是按照整个行业的收益继续往低处变化去推断,用一个最低的收益预期来建立我们现在的工作标准。

金色财经:最近IPFS和Filecoin挖矿比较火,您怎么看?有相关的布局吗?

陈雷:首先,从Filecoin整个历史进程来说,其实已经两三年了,它又确实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全球性的项目,项目方也不在中国,背后又是这么大的一个概念——分布式存储,因为像我们现在主要说的BTC挖矿,它是分布式计算。Filecoin是切了区块链未来的一个很大的一块蛋糕,确实很有想象空间。

第二就是它已经延期了若干次了,这一次我们看它的整个技术路线、生态、社区等各方面的准备情况,我个人认为今年应该不会再拖延了,可能差不多是一个要上车的时候。

第三就是它确实是一个搅动全球的热点,前面几个月我可能还会很谨慎的去评估Filecoin未来的行情和走势。但现在我们看到整个主流币种的价格都已经起来了,所以等同于是恰好的给它造了一个势。所以我想现在我们应该谨慎之外,还能稍微再多一些乐观。

我们其实从做以太挖矿起家,现在大部分的精力是聚焦在BTC矿机的服务上。但因为我们有很多资方的客户,所以我们是被动的,应客户的强烈要求,比如说客户放到我们这边的资金,可能十分之一来投一点,所以我们也做了一些部署,我们的部署没有找行业主流的这些服务商,因为我们要对得起客户的信任,所以一切都要自己能把握住。

再加上我们其实好几年前在中国北方就有一些IDC业务的尝试,所以这个还算上下游资源都有。目前我们是自建团队,然后和北大的两支技术开发团队合作,他们也是做分布存储比较久,我们自己攒硬件,然后做了一些部署。但规模也不是很大,就是做一点尝试。不等同于我们会非常倾斜的去投入其中,还是会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。但如果确实能看到行情,我们也做好了准备,随时可以再进入一些。

-->